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魅力黟縣 >古黟雜談

明清以來的橫溝弦

作者:舒育玲 瀏覽次數:22474 信息來源: 黟縣地方志 發布時間:2007-04-28 10:32:01
[字體:  ]

    黟縣地處皖南山區,縣城不大。古人曾說:“黟居萬山中,城小如勺”。明清以來,除縣前街(即直街)、東街、西街、南街、北街、郭門街、麻田街外,橫溝弦是縣城內最大的居民住宅區域。
橫溝弦因有橫溝而得名。梁普通六年(525),黟縣橫岡人、官居太常卿的胡明星辭官歸隱故里,定居于橫岡黃姑墅,見郊外(今郭門城外)有許多荒田未曾耕種,詢問緣由,農家說系不通溝洫,故缺水而致。明星惻然,深感惋惜。于是,親自探究水源,在兒子胡文煥(時任杭州太守)協助下,傾資募工開掘水渠。中大通元年(529)在縣城北郊雙溪河匯合之處,修建柏山堨(亦稱六都堨,現黟宏過境新路旁),并開挖槐渠,亦稱淮渠,即橫溝?!皩С潜毕?,逶迤而南,溉民田千余頃,歲屢有秋”。渠長約2500多米,寬約2米,為當時黟縣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明嘉靖二十五年(1556),黟縣知縣周舜岳于北郊修整水利工程,筑堤以御漳河水患,并對胡明星開鑿的長渠進一步加工整治,加高柏山堨壩,多攔水進城,經橫溝浸灌橫岡黃姑墅更大片稻田。
    橫溝自縣城北郊柏山堨引漳水,過八張,經臨漳門(縣城北門)側入城。自北向南,沿北街,直穿北街口,又經過桂林程氏家族上程、杏墩胡氏家族、桂林程氏家族下程,從郭門出城,沿漁亭古驛道,到達橫岡村。其中橫溝流經縣城內北街口至郭門(亦稱“迎靄門”)城墻下500多米的一段,自明代以來逐漸形成居民住宅區,人們就將沿橫溝兩側的地域稱之為“橫溝弦”。
    橫溝弦雖地處縣城,但民眾居住卻與黟縣四鄉眾多村莊一樣,也是聚族而居。清代邑人程鴻詔撰寫的《贈奉政大夫昭武都尉程學本墓志銘》中道:“程氏自廣平遷新安,三十三世而遷黟南山,又十四世遷黟城淮水門,葬桂墩,號桂林程家?!?/DIV>
    民國20年(1931)程汝燡手抄《新安程氏淵源小語》中記載:“十九世行簡公,生子二,長均保公,二均佐公。均保公乳名原二,明洪武初,偕弟自南山遷邑市桂林。因元季羅寇為患,公驍勇有謀略,率眾保障。洪武二年(1369)以剿羅寇功授正千戶,升甘肅衛指揮使,調轉陜西西安衛指揮使,升武德將軍,遂留鎮守,因家中焉子孫居衛所,今蕃衍。惟城西余氏安人未與偕往,終考于桂林,葬桂墩?!?/DIV>
    又載:“諱均佐字元興,生于元統至正二十四(1364)年,歿于洪武二十五年(1392)壬申。洪武二年(1369)自南山分遷邑市桂林,一曰淮水門,官給民田,洪武四年(1371)編戶,葬祠后桂墩,坤山艮向左槐右桂之間?!睆摹盎此T”、“左槐右桂”來看,橫溝的另一稱呼“槐渠”或“淮渠”的成名之因,隱隱約約可尋得綜影。
    作為桂林程氏始祖墓地的桂墩,面積挺大,足有半個足球場。桂墩上有著約700年歷史的一槐一桂,上世紀80年代初還傲然挺立,碩大的樹冠遮天蓋地,留下一大片陰涼,亦成了城里孩子們游玩的好去處。1982年,臨直街的“石獅廳廈”被拆,連同桂墩一起,修建了“黟山電影院”,一槐一桂也自然從此絕跡?!笆{廳廈”是人們對桂林程三房支祠“惇裕堂”(又稱“干公廳”)的俗稱,因祠堂的門樓兩側,站立著一對碩大石獅而得名。該石獅用整塊“黟縣青”大理石雕鑿而成,雕工精細,工藝頗高。兩只獅子的嘴里各含有石球一顆,石球能自如轉動,但決不掉出,是工匠在雕鑿獅嘴的同時一氣呵成。獅子下面有底座,一米多高,四周刻有吉祥圖案,石獅蹲坐其上威猛有神。由于石球能自如轉動,格外引起孩子們的興趣,往往有頑童登爬上去摸球玩耍,長年累月,黑黝黝的石獅就被磨蹭的油光油光,因而也就更加令人喜愛。文革期間,程氏“惇裕堂”改為“政治課堂”,可愛的石獅也在一夜之間不見了蹤影。
    在橫溝弦,桂林程氏家族還有兩座祠堂。其一為“桂林堂”,它是黟城桂林程氏總祠。祠堂位于北街與直街交會處稍上幾步,即北街口之上。祠前設有木柵欄門樓,高大的門樓面臨直街,這里俗稱“程家門樓下”。經過門樓甬道,就來到了祠堂前。祠堂面對淮渠,大門為斗拱翹檐門樓,正門左右分立浮雕石鼓一對,更增添了“桂林堂”的威嚴氣勢。祠堂分前后兩進,現已拆毀,新建為直街郵政大樓。其二為“敘倫堂”(亦稱下程廳廈):它是桂林程氏“下程”總祠。門樓面對淮渠,入門樓后,要經過一小院才可到達正祠,淮渠穿小院流經祠堂門前,形成該祠堂的獨特風格。祠分前后兩進,祠前亦分立石鼓一對。后改建為黟縣城關糧站及其宿舍,現亦已拆毀,成為新街B區的一部分。
    桂林程氏有“上程”、“下程”之分?!吧铣獭笔侵敢浴肮鸲绽铩睘榫幼≈行牡某绦?;“下程”是指以“下程廳廈”為居住中心的程姓。
    橫溝弦區域除了程姓外,族聚而居的還有胡姓。胡姓的居住區域是位于“上程”、“下程”之間的“杏墩里”。本世紀初,在橫溝弦胡氏家宅被封閉的舊門上,還能見到鐫刻 “杏墩”二字的青石門額:長約80厘米,寬約40厘米,每字約20厘米見方??上裾脑斐傻昝?,該碑刻亦不知去向。
清末民初時期,邑之名士胡元吉撰寫的《杏墩記》中說:“明初,吾祖來居城南淮渠之上,誅茅筑室,編籬植杏,土人名其地曰“杏墩”,載于志乘。迄今六百祀,墟煙相接,昔人種杏之處渺不可尋,惟淮渠流清澈映帶其下而已?!?
    700年多來,程胡兩姓家族世代依偎在淮渠兩側,生息繁衍,使得橫溝弦民居生活區日益擴大。桂墩里程氏的房屋建造,西面已經與泮鄰街接壤,南面已面臨蓮花芯大路。杏墩里胡氏的房屋建造,往東已經面臨郭門街,并在郭門街并排修建了兩座胡氏祠堂(即后為縣竹器社、縣制鞋廠,現已開發為住宅樓)。
    胡氏祠堂其中一座名“旌義堂”(后為縣竹器社),建于明代正統年間。明代杏墩里胡彥本、胡志廣父子輸粟繼賑,立義倉。正統六年(1441)旌為義民,因建其堂,立“旌義堂”匾。時任知縣的胡拱宸撰《旌義堂記》:“正統辛酉之年……歲旱饑。民胡彥本慨然出粟一千二百石,賑鄉人千四百三十戶有奇。予以奏聞,上遣使齏敕獎,諭勞以羊酒,旌為義民?!薄懊轮?,別作堂,置璽書其上,問名于予。予惟璽書之言‘旌義’,即奉之以名斯堂,尊詔命也?!?
    寒來暑往,橫溝穿城日夜流淌,不僅使城郊沿岸禾桑競秀、糧漁兼利,更重要的是橫溝弦保留了成片完整的古民居群,孕育了黟城橫溝弦區域豐厚的文化底蘊和民俗風情。清乾隆年間曾出任四川清溪知縣的本邑古筑村人孫學治在《和施明府源黟山竹枝詞》中描繪了橫溝弦春雨過后的景象:“春城曲曲繞清渠,郭外人家對面居;夜雨新添三尺水,街頭爭賣菜花魚?!?/B>
    長渠流入城內,幾與北街完全平行。橫溝弦不少地段穿注民居屋下。每年麥收后,橫岡、郭門外農民都要來城里啟浚橫溝,既通水利,又除積垢,這個約定俗成的鄉規已經延續了幾百年。到時候,橫溝兩岸人群熙熙攘攘,非常熱鬧。清代橫溝弦人程學禧作的《黟山竹枝詞》,生動的表現了這一時令鄉俗:“穿城一水是槐溝,開浚年年趁麥秋;人集街心攜畚插,人歸月下荷鉏頭。環山城北綠成陰,人住城南是桂林;城北城南花信到,葉如碧玉粟如金?!?/B>
    建國后,社會經濟發展迅速,縣城不斷擴大,橫溝弦民宅區也不同程度受到影響。上世紀50年代,拆除郭門街“下王廳廈”(積慶堂)興建了“人民劇場”,劇場后院一直延伸至橫溝,首次將橫溝弦區域一分為二。緊接著,大小祠堂改建成政治課堂、城關糧站、竹器社、制鞋廠、郵電局等。后來,杏墩上又新建了“紅旗衛生院”,人民劇場邊橫溝對岸搭建了“農貿市場”,桂墩上矗立了“黟山電影院”,直至2002年大規模舊城改造,拆除了原人民劇場周圍舊建筑,建成了商業樓、農副產品市場、新街道路。至此,明清以來的橫溝弦居民住宅區格局徹底改觀,僅剩下的數十幢明清古民居也被眾多新建筑及新街割裂成若干零星小塊。橫溝也因縣城人口日益增多,生活污水無法處理而全部加蓋,從而失去了當年水流清澈、小魚悠游、少婦浣洗、孩童嬉戲的風貌。
    坦率地說,今日之橫溝已遠無昨天之詩情畫意般的嫵媚,今日之橫溝弦亦漸漸淡去動人心弦的民俗風情,只有從僅存不多的深巷、古井、古門樓中,還能隱約尋覓到令人追思的歷史底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政務微信
  • 政務微博
  • 手機版
  • 返回頂部
山东彩票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