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魅力黟縣 >古黟雜談

碧山好個“謎”

作者:舒育玲 瀏覽次數:25369 信息來源: 黟縣地方志 發布時間:2006-11-20 11:28:05
[字體:  ]

    黟縣城往西北行,緣章水而上至4公里,連綿群山即橫亙于前。山麓邊的一大片房舍便是古黟傳統說法的“三、六、九大鄉村”中的三都。如今,人們也如同習慣稱九都為屏山村(古名舒村)、六都為西遞村(古名西川村)那樣稱它為碧山村。即便是高高聳立的云門塔,人們也習慣稱為碧山寶塔了。村中有人字街,人民公社化時,以街為界,東西劃分,便有碧東、碧西之稱了。
    碧山原本是指山,正如屏山原是屏風山,西遞原是西遞鋪一樣,如今都移植到村名上了。碧山村的原名“黃陂”卻不翼而飛,如今已沒有幾個人知曉,大概還剩下個黃陂頭,這便成了謎。遙想當年,李謫仙“問余何事棲碧山”,張九成的《碧山訪友》,此中之“碧山”當不會僅限指村莊吧,當必定是包含村莊在內的連同村北綿延數十里的碧水青山之大境界。否則,為何有好探究者,還搬出太平羅村有碧山和李太白詩中還有多處出現碧山呢?
    《徽州府志》載:“碧山在縣西北八里,高百仞,其南有靄峰對峙,為縣主山。石盂山縣西北十余里高五百仞,袤三十里,中有巨石如盂,泉流不竭名靈惠,清洌異常。章山在縣西北二十里,章水出焉,是為浙源?!鄙讲辉诟?,有仙則靈;碧山不高,卻為縣主山,不知何因?可能與山麓原建有“太白祠”有關,也可能與大隋開皇十二年(592年)時,這里曾為歙州府治有關。又相去24年,隋大業十二年(616年),歙人汪華起兵反隋,占據黟、歙,自封吳王,將黟縣設為黟州。此刻的州治還設在碧山之麓嗎?史志均無記載,又是個謎。打開明清時期縣域圖,碧山之下、黃陂之旁有個府基村,《徽州府志》介紹時,在旁有小注:隋歙州治。如今此村不知還存有?是否還像個州治模樣?
太久遠的黟縣,已無法去考實。宋時,黟縣立四鄉二十里;縣治及西北曰會昌鄉,有六里:連城、嘉祥、歷陽、延福、蜀里、敦義。明清時期,黟縣立四鄉十二都;會昌鄉有一都、二都、三都;三都有村為:黃陂、府基、水湖寨、雙溪、黃衣坦、方家坂、汪村、沙園、何村、土地堂、后深坑、堨口、下麻榨、百戶、際頭、下長坑、墩田村。如今的碧山村只是三都的一部分。有關資料這樣表述:碧山因山而得名,古稱黃陂,該村東臨石亭,西連豐口,北接枧溪,南通縣城。也有人說碧山包括環山塘、枧溪廟、青山、百戶、軍川、水碓丘。數十年來,隨著行政區劃的多變,碧山究竟有多大,足實讓人猜上一陣,趕緊要弄清,不要今后又成為謎。如果象屏山、西遞那樣多好,屏山就是指九都舒村,西遞就是指里六都西遞(西川)村。就此推理,碧山就應該是原三都黃陂村了。
    黃陂是黟縣汪姓聚族而居的三大村落之一,也是目前得知來黟縣最早的汪姓氏族。我們不會去猜測當初汪公大帝設黟縣為黟州,與黃陂汪氏祖先遷居至此是否有關系,因為遷居黃陂已是唐越國公后第十一代汪公的業績了?!痘罩荽笮铡分?,汪林祥先生撰文載:越國公汪華有九子,黃陂汪氏是其七子爽之后。爽后四代景瑞公遷居黟縣赤山鎮(該地于唐永泰二年<725年>劃出,建祁門縣),是為黟祁汪氏始祖。越七代,至雅公,遷祁門井亭(今縣城),其長子宗明,遷黟黃陂,是為黃陂汪姓始祖,排序起來應是汪姓五十七世祖。近年傳出李白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中的汪倫原是黟縣碧山(黃陂)人,沒有見到第一手資料,還真不好說。聽有關人士介紹,汪倫也是爽之后四代孫,這便與景瑞公是叔伯兄弟了。黟縣碧山(黃陂)的汪氏,要等到七代以后再于碧山麓建祠續譜,何來汪倫乃黟縣碧山(黃陂)汪之說。與其那樣,倒不如說黟縣碧山(黃陂)汪氏乃汪倫之后代恰當,前提還必須是早年的汪倫與景瑞公同住一個屋檐下——古黟的赤山鎮。也許這又是先人留給我們的謎。
    當時輪定格在黃陂汪氏六十六世祖汪勃的時候,他的名字出現在南宋紹興二年(1132)張九成榜的后排,這是縣志有記載的黃陂汪氏第一位進士。于此同時,越國公長子建的嫡傳,第六十六代世祖,也就是宏村汪氏始祖彥濟公正念叨著祖先遺言,手捧祖像,身懷家譜,全家老小由祈墅廢墟遷居雷崗之陽,購地數畝,卜筑數椽,艱苦卓絕的宏村創業從“十三間樓”才剛剛起步。至于關麓汪氏,創業起步便更為遲緩。他們也是爽的嫡傳,其祖先六十七世祖漢卿公正是由黃陂遷往六都大塢,七十四世祖興輔公由大塢遷往關麓,這才有了關麓汪姓家族。
    資格最老的黃陂汪氏,慘淡經營一千多年,卻沒能給后代留下如同宏村那樣的南湖、月昭,更別說最后成了世界遺產;也沒有能夠留下象他后代關麓“八大家”那樣的套裝建筑群。這現象著實令人猜不透。幸虧祖先彥及公汪勃,還建有個“培筠園”,那可是個不可多得的宋代園林建筑呵。該園占地面積足有2000多平方米,園中亭幽閣雅、松青竹翠、塘清泉瀉、石秀山麗,堪為古黟大名勝之一??上旰蟮慕裉?,人們能見到的只有一座孤零的假山、一塊殘缺的石碑、一根丈高的太湖石。至于汪氏家族原引以為豪的大本堂(十三門)建筑,便更是不堪回首。原來村中有36個祠堂、72個廳坦,如今還剩幾許?原來村中有云門書屋、碧山書屋、耕讀園等,如今也不知還在否?
    掀開現代歷史篇章,關麓汪氏出了個中共黟縣組織創建人之一、在抗日前線英勇殺敵而獻身的汪希直烈士;宏村汪家出了個在茅家嶺暴動中突擊在前,勇奪敵人機槍,殺出重圍,后來成了東海艦隊副支隊長的汪鎮華烈士。黃陂汪家呢,當然絲毫不遜色。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忠誠實踐者、新安小學第二任校長、新安旅行團的創始人、人民教育家汪達之,就是從云門塔下走出去的汪家子弟??上У氖?,至今還沒能理清汪老師是黃陂汪氏的哪一支哪一房,這不能說不是謎。
    章水毫不吝惜地日夜流淌,年復一年地滋養著這片沃土,黃陂已隨著時光逝去而消失,“萬仞巍然疊嶂中,瀉來峻落幾千重”的碧山涵蓋了人居村莊,年輪劃下一個又一個問號,告訴我們的是:碧山好個“謎”。

山东彩票app官方下载